<mark id="7cuzo"></mark>
<sub id="7cuzo"><dl id="7cuzo"><dfn id="7cuzo"></dfn></dl></sub>
  • <tt id="7cuzo"><delect id="7cuzo"><source id="7cuzo"></source></delect></tt>
    <source id="7cuzo"><input id="7cuzo"></input></source>

  • <u id="7cuzo"><sub id="7cuzo"></sub></u>

    1. “虚拟数字人”功能不虚拟 未来或成“社会服务员”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中国电子报

      “我们近两年的奋斗目标是,通过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的开放,让每个人实现数字人自由。” 百度智能云 AI 人机交互实验室负责人李士岩在近日举办的《AI 呀,我去!》科技沙龙上表示。 

      虚拟人.png

      新闻主播、带货直播主持人、企业员工、娱乐明星等等,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打造自己的“虚拟数字人”形象。元宇宙给了整个社会无限的遐想空间,万亿级的市场前景,或许就从屏幕前的一个虚拟形象开始。

       

      虚拟数字人不只是“偶像” 

      近几年,虚拟现实技术不断演进,行业应用越来越广泛,将现实照进虚拟世界的元宇宙横空出世,虚拟人被认为是时下最火的元宇宙入场券。在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联合作用之下,外形类似二次元动漫人物的虚拟人,冲破了次元壁,火到了各行各业,收获了更多的关注与追捧,成为了各领域争抢的“香饽饽”。

      早在2017年,就有选秀节目推出“虚拟选手”与真人同台竞技,当时还没有虚拟人的概念,也没有元宇宙。这个“虚拟选手”以动漫人物形象展现,在节目现场演唱的歌曲和声音都是电子合成的。当时,这位“虚拟选手”因为一票之差赢过了实力强劲的真人选手,引起了在场评委的不满,更是引发了观众的激烈讨论:“虚拟选手”全部的呈现都是事先制作好的,和依靠现场发挥的真人进行比赛是否不太妥当?不过这位“虚拟选手”在节目结束之后,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它带来的所有影响更多地表现在娱乐以及舆论层面。

      现在爆火的虚拟人从功能性上来看,可大致分为偶像型和功能型两种。打造偶像型虚拟人的作用更趋近于二次元动漫,核心在于其背后IP的价值和衍生能力。功能型的虚拟人核心在于技术能力,对建模、驱动、渲染、人工智能等技术水平要求比偶像型更高。

      很多博人眼球的虚拟人,功能仅局限在满足大众的娱乐需求,在快餐式娱乐泛滥的今天,这类虚拟人很快就会迎来关于生命力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拷问。不过,已经有企业着眼于虚拟人的数字化发展,在社会功能性上赋予虚拟人更多的功能,打造真正服务于社会的虚拟数字人。

      虚拟数字人规模落地仍需攻关 

      百度在2021年12月推出的百度智能云数字人平台“曦灵”,就将眼光放在了服务型虚拟数字人的身上。

      从曦灵的产品架构来看,百度想要打造服务型与偶像型两类数字人,服务型数字人具体包括虚拟员工、数字理财专员、数字客服、虚拟培训师等;演艺型数字人包括虚拟主播/主持人,虚拟明星、虚拟品牌代言人等。

      整体平台的底层架构依托于百度多年的AI技术积淀,包含人像驱动引擎、智能对话引擎、语音交互引擎、智能推荐引擎四大功能引擎。

      虚拟数字人火力全开上阵各行业领域,不过在李士岩眼中,当下国内数字人在大规模产业落地前还面临三大难题,一是目前数字人产业链各个节点相对割裂,不能高效协同,导致数字人在制作和调优上存在较高壁垒。目前行业中大多数公司只能完成数字人制作与运营全流程上的一环或部分环节。二是服务场景与演艺场景尚未有效打通,比如演艺型数字人不具备客户所需的业务能力,而服务型数字人缺乏人设,难以与用户进行情感交流。第三是数字人的生产效率问题导致满足高机动性、高频需求的成本居高不下。

      2021年,元宇宙概念打得火热,虚拟人之风吹得狂劲,不过到现在为止,元宇宙到底是什么,业界并没有统一的定论。2022年大幕开启,行业逐渐回归理性,开始慢下脚步慎重思考。元宇宙背后需要的技术是复杂的,不是新兴技术的堆砌,需要长时间去打磨,真正形成产品后,不该是流于表面的博君一笑。虚拟人虽然不是真人,但如果功能落在实处,它就是有社会价值的,或许到那个时候,它才能够成为元宇宙真正的入口。

      国产高潮流白浆喷水免费a片 香蕉鱼观看在线视频网| 年轻的母亲在线| bt磁力链|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8|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中文| 肉体暴力强奷在线播放| 女性瘾者电影| 影视网站|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的网站在线| 成年女人色毛片| 中美日韩毛片免费观看|